• 英国脱欧“黑天鹅”效应蔓延 2019-09-14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9-14
  • 省级机关作风评议窗口 2019-09-10
  • 阿里帝国的基石 淘宝15年历险记 2019-09-07
  • 乌兰图雅《花开四季》唯美绽放常州 “雅丝”:期待再相遇 2019-09-07
  • 主力资金动向 10亿元潜入银行业 2019-09-01
  • “鹊桥”搭好,静待“嫦娥” 2019-08-27
  • 2015年全国创新社会治理颁奖典礼 2019-08-22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8-22
  • 回复@学童2015:你的智商达不到搞懂这个问题的基本需求! 2019-08-19
  • 海尔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获批 2019-08-16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8-16
  • 北欧和中国加强陆路物流交通合作 2019-08-09
  • 山西:政府企业携手 助力脱贫攻坚 2019-08-09
  • 日天才少年将统治乒坛?张本:我擅长对付中国选手 2019-08-05
  •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父亲(散文)

    精品 【流年】父亲(散文)


    作者:于漫江 秀才,1362.4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372发表时间:2015-09-21 20:57:25

    海南七彩票开奖结果 www.drqk.net 【流年】父亲(散文) 日前,一张父亲湿透为儿撑伞的照片火了,短短13小时感动全球超过2500万人。在美国纽约皇后区的马路上,一位父亲为孩子打着伞,自己的后背却被雨水淋透了。这一幕恰巧被网友拍到,随后照片在国外网络相簿Imgur被疯传。在国内诸多大网站也都转载这个图文事件,接连几日占据着头条显要的位置。
       寂静的午夜,手机上看到这条网络新闻后,眼睛不自然地湿润了,父亲从年轻到年迈许许多多的画面,一瞬间挤进我的脑海里。
       此刻,正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护理父亲的我,看着悬杆上的药水正一滴一滴滴入父亲的血管里。长大后,我从未这么安静地守在父亲的身旁,父亲睡得很安详?!饧?br />  
       『一』
       “那是我小时候
       常坐在父亲肩头
       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
       父亲是那拉车的牛
       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
       等我长大后
       山里孩子往外走……”
       我是听着崔京浩的这首《父亲》长大的,每每听到这首歌,我的脑海里便会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与父亲共同生活的点点滴滴的记忆。
       从我读书懂事起,似乎文章里从未出现过有关父亲的文字,不是我恨他,也不是我不爱他。恰恰相反,比起母亲细致入微的育养,父亲实则更像一棵参天大树,默默支撑着我们的天空,为我们遮风挡雨。
       父亲出生在旧社会一个老账房先生的家里,老账房先生即是我已故的爷爷,当时是小镇上数一数二的能人。算账时,从不用手指“噼里啪啦”的拨动算盘,手指只需在柜台的栏柜上轻灵弹动,便神奇地准确无误的算出结果。长大后,父亲告诉我们那是“袖里吞金”,中国先辈几千年遗传下来的华夏瑰宝。
       我问父亲什么是袖里吞金?
       父亲微笑着充满慈爱地抚摸着我的头,为了满足儿子的好奇心和对未知事物探寻的兴趣,耐心地向我讲解——
       “袖里吞金是一种民间速心算的方法,我国古代秦晋商人发明的一种数值计算方法,古人的衣服袖子肥大,计算时只见两手在袖中进行,一面走路一面算账,十个手指就是一把算盘,总将一双手吞在袖里,为了避免泄露经济秘密。过去人们为了谋生不会轻易将这种算法的秘笈外传,故此叫袖里吞金,这种计算方法过去曾有一段歌谣流传:袖里吞金妙如仙,灵指一动数目全,无价之宝学到手,不遇知音不与传?!?br />   只是我和哥哥们不知爷爷是从哪位隐世高人学来的神算,不知为何父亲却没有学?
       爷爷不仅会“袖里吞金”,他也是道家的现世修行者,在当时的时代相当有名气。例如粮仓里总被老鼠肆意侵扰,夏日开窗户之际,燕子在屋子里飞来飞去,有时会落下鸟屎,爷爷只需写几贴奇形诡谲的文字符号,老鼠便不进粮仓偷吃粮食,燕子便不再飞入窗子。之所以提到爷爷,是因父亲没有传承爷爷的道家法术,并未将此术延续下去,常常令哥哥们感到匪夷所思,无限遗憾。
       父亲出生那年,东北刚刚解放,但国内解放战争的硝烟战火还没完全散去。共产党怎么会让孩子没有书读呢,父亲赶上了好时候,一直忙着读书,毕业后又听从父母之命忙着娶妻生子,所以没有来得及学习爷爷的奇术。我们后辈却很想学,只是我们想学时,爷爷已处于神智糊涂,弥留之际。
       父亲是爷爷续弦后的长子,爷爷40岁时才有的父亲,曾经读过私塾的爷爷对父亲的教育尤为重视。那时乡村读书人少之又少,可想而知那是多么古老而闭塞的年代,平素里能吃顿饱饭,勉强度日已经不错。
       爷爷那时是镇上商铺大掌柜值得信赖的账房先生,经济收入还算可以,一个月几十块银元,在那样青黄不接的年月,父亲没挨过饿,还能坐在哪怕条件简陋的教室里读书,汲取知识养分,比不爱读书的叔叔大爷信守着土地,头朝黑土背朝天,要开阔许多。父亲的求学之路,十分顺畅,学习一直名列前茅,备受老师的器重,初中毕业后,被保送县城的师范学院。
       读师范时,父亲开始大量的阅读,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都有所涉猎,从书中领悟古人先贤治国养家的智慧,受到爷爷的影响和熏陶也深,潜移默化中对中国的古典文化与道家思想颇为钟爱。
       寒冷的冬日,农村生活相对比较静谧而恬淡,我们围在火炉旁,烤着土豆和玉米粒,父亲会给我们讲三国演义,岳飞传,红楼梦,水浒传等古今启迪后人的故事。我一直都钦佩父亲的记忆力,四十岁时,尚能背诵出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诸葛孔明的《出师表》、毛泽东的《沁园春·雪》等诸多诗词。父亲能歌善写,平日里总能听到父亲哼唱着红歌和信天游。也或许是因为母亲的缘故,父亲特意学了马头琴。每当母亲受到奶奶不论青红皂白尖酸刻薄无礼对待时,便会思念草原的父母,父亲不能怨怼斥责自己的母亲,便会给母亲弹奏马头琴,一首《草原我的家》,弹唱得母亲瞬时泪流满面,也就原谅了奶奶,依然能够做到媳妇应做的一切。
       父亲也写得一手俊雅飘逸的毛笔字,春节时的楹联和对联都出自父亲的妙手。哥哥几个都没有继承父亲的文艺细胞,多数朋友问我,也许出于好奇心,也许是真的想了解我是如何走向文学创作道路的?有时我会半开玩笑地说道,一场失恋后,我便成了诗人。
       走上文学创作这条道路,让我从一个懵懂的青年,渐渐变得沉静了,一个人只有很静的时候,才会思索很多,那是一种关乎青春成长的蜕变。但我心里一直澄澈,清楚,让我继续坚持下来的是父亲对我儿时的启蒙和潜移默化的熏陶,也是一个老父亲一生不老的心愿。
       父亲从年轻那会儿就想写一部长篇小说,但是写一部小说需要很多内部和外部的条件,独处安静的空间,小说的架构和构思,社会人文环境的深度刻画,哪能是一个拥有众多儿女的父亲的闲情逸致。父亲考虑的事是如何让我们吃饱穿暖,好好的念书,父亲不知不觉间将这份希冀和夙愿传给了我,才有了我为之坚持十多年的文学创作历程。
      
       『二』
       父亲师范学院毕业后的第二年,便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来自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的母亲结婚了。
       土地改革以后,农村发展的保守路线与当时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发展是相悖的。大锅饭原始农耕,平均分配,共产共享,后期看来,那时党的决策是真正的败笔。人心不齐,多劳少得,不劳也得,平均分配衍生诸多矛盾。人们内心压抑着,找不到释放的出口,便展现人性丑恶的一面,开始暗暗地人整人。那时农民的耕地很少,还要给公社交公粮,忙着公社的耕种,收割。挣点微不足道的工分,按工分多少,分钱分米,一年到头,也就挣十来块钱,也就两三斗米。而且让我非常惊讶,就是那样十来块钱,父亲却养活了我们一大家人。那时农村人口骤增,也可能基于人多好干活,而非多子多福必然之说,才会不断地繁衍人口。不去评论党的决策对与错,好事多磨,必经过时间的论证,逐渐修补,逐步完善。父亲就生活在那样的时代,那个从旧社会向新社会过渡百废待兴的社会大背景下。
       我家居住的地区紧靠松花江下游一支流,每逢暴雨连天的雨季,就会变成一片汪洋。庄稼农作物总会被无情的洪水吞没,天公不作美,连年闹饥荒,哀鸿遍野,县里决定全民皆兵,在江边修筑一座百年防洪堤坝。
       童年时,哥哥常常带我去那个堤坝赏江潮,这个堤坝十多米高,二十多米宽,是我们生活的那个村落所有居民劳作的成果,刚刚20岁的父亲在这次筑堤中险些丢掉性命。
       刚走出校门不久文弱的父亲,怎能承受住两个过百斤的大土筐。扁担把肩头压磨得全是大紫泡,加之队长心里一直担忧,唯恐有学识的父亲被县里唯贤是用,影响到他土大爷的仕途,暗地里叫人对父亲百般迫害使坏,往大土篮子里装的土,用铁锹夯了又夯,比其他体格健硕的男人的框里装得都要多。筑堤过程中父亲最终被人使坏累吐血了,晕倒在堤坝上。后来躺在炕上休养了一年多,才逐渐恢复过来。那是什么年代,有些灰灰的,黯淡无光的,我无法亲临体尝的年代,姑且让那个队长在我无法穿越的时空里,肆意妄为,迫害父亲,无计可施,无法追究,你丫的球!
       每当村民大集会,村官要求父亲宣读毛主席语录,父亲不照小册子念读,却能一字不落地讲出来。在村民中引起强烈的反响,毕竟父亲是这个村里学问最高的人,村民的掌声中隐藏着村长奸诈愤懑嫉妒的表情。
       父亲的理想是毕业回乡后做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员,但是万万没想到,村官嫉贤妒能,百般设计陷害父亲,致使父亲的愿望最终未曾实现。但郁郁不得志的父亲永远不会卑躬屈膝,低眉折腰地央求他们,更不会丧失节操走向镇里和村里权势的后门。父亲就是父亲,即使一生做个默默无闻地地道道的农民,也不会屈服那些鄙陋无知又狭隘阴险的村官。
      
       『三』
       文革后期,大地苍凉,满目疮痍,中国开始逐渐从创伤中走向改革开放的正确道路上。
       父亲找来村上的老木匠做了一条渔船,准备在堤坝下的江岔子里织网打鱼,养家糊口。
       那时我刚出生,父母将我们哥几个交给姐姐照顾,父亲说那时姐姐很累。父母在江南捕鱼,夜里的蚊虫很多,可想而知,多么遭罪,只是为了我们家能过上好日子。那段时间,父亲会织各种捕鱼的网,鱼捕捉得也多,卖的很好,我们也能吃上米饭,和味道鲜醇的江鱼。
       我们也在逐渐地长大,五六年后,捕鱼的渔民愈来愈多,政府也在管制渔业,父亲决定不再打鱼了。
       父亲和母亲一直感情很好,很疼母亲,从他们在江南河边打鱼开始,一直陆续有我们这些孩子。后来哥哥们受父亲的影响也深,他们对自己的妻子也是疼爱万千,幸福和谐。
       不捕鱼后,父亲那时开始看大量畜牧养殖的书。先期买了三头牛,然后又买下村里一个大大院落,院落里有十间大瓦房,十间粮仓,还有一个果园,和一个偌大的园子。一切准备就绪,父亲到外县购买了几千只雏鸡,养鸡场就这样行成了。一家人都忙活着这个养鸡场,几个月后,小鸡长成大鸡,开始出鸡蛋,那时外地人都来鸡场买蛋。那一年父亲被县里评为的养鸡专业户,村民和学校的学生来鸡场参观和学习。因为父亲的决策和努力,生活质量也在改观着,我印象里有两个大缸装着豆油,春节除夕放烟花爆竹时好多村民坐在我家的墙头上观看。外地汽车驶入我家大院时,村民第一次看到大汽车,跟着汽车跑到我家的院子里,父亲会给村民拿上一些鸡蛋,给家里的老人吃。鸡场经营得几年里,父亲很辛苦,母亲和姐姐每天也很疲惫。那时基本供不应求,总有大车拉走那些鸡蛋。
       有一段期间全世界闹鸡瘟,大量的鸡开始死掉,瘟疫蔓延之势难以控制,上万只鸡,一夜之间都病恹恹,渐渐死掉。父亲急火攻心一下子病倒了,县里的官员,要给父亲贷款三十万,那可是天文数字,想扶持一个即将濒临倒闭的鸡场,当时村里没有什么实业,鸡场也是县里的上榜单位。父亲一生不愿与官场打交道,婉拒了县里的安排。那一年不仅鸡场毁灭,因为扩大经营,借了不少村邻的钱,鸡场颓败了,这些人也登门要账了,那段艰难时期,家里人都不开心。
       得罪了县里的人,下面的村官又开始兴风作浪,那些村里曾经嫉妒父亲的人又出现了,他们蛊惑我的叔叔,将我们家的果园用推土机推为平地,又盖上了房子,因为叔叔的参与,父亲不能拿其他人怎么样。买这个院落时,果园是县里给我们养鸡场用的。父亲知道是县里对他下手了,所以要收回果园。父亲之所以没有接纳县委贷款的决定,一是父亲担心再次失败,会影响到我们以后的生活;其次,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县里会从鸡场的利润中索取好处,说白了,是成全他们的业绩指标,挣钱是他们的,赔钱是父亲的。父亲犹豫再三没有接纳那笔贷款,才招来一系列的打击报复。父亲一气之下离开家乡到省城一个豆腐厂打工,给我们挣生活费,和还债。
       可那时糟糕的家里,除了每日逼债的登门,他的二儿子,可能受到家里遭遇变故的影响,突然疯了。也可能因为和体育老师练气功走火入魔,也或许是被疯狗咬伤后,病毒复发,总之,那年哥哥赤着脚在乡村土路奔跑,到学校把老师撵下讲台,给同学们上课,讲得唾沫横飞,那些同学说,哥哥竟然比老师讲得都好。哥哥的征程还没有结束,他又跑到大队书记家,给人家一顿胖揍,打掉一颗门牙,母亲向大队书记说明情况后才没有为难我们家,谁又能和病人一般见识,哥哥向着镇里的方向跑,母亲在后面一面流泪一面追着,有时母亲跑不动了,哥哥也会停下来,给母亲擦眼泪,然后继续跑,继续停下来给母亲擦眼泪,二哥,时而清醒,时而疯癫。
       母亲给父亲发电报,父亲从哈市回来了,带着二哥去城里看病,看好了,将哥哥送回家乡,然后又回哈市。哥哥回来不久,又犯病了,父亲又把他带到城里,哥哥就好了,几次反复后,父亲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举家搬到省城,不再种地,不再祖祖辈辈的信守着土地,去大城市寻找希望和光明。
       这期间父亲出过煎饼果子摊,买过干豆腐,又经历两次饭店,又搞过调料批发。那时父亲整日在城市里穿梭,风霜雪雨,寒来暑往,骑着他大28自行车,供我和哥哥读书,和一家人的所有开销。

    共 666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篇写给父亲的文字,共分四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写父亲的身世与家庭背景。父亲有一个身怀绝技的父亲,他身怀“袖里吞金”的绝技,精通道家法术。父亲虽然没有继承这些绝技,却是个毕业于师范学校、不折不扣的读书人。也是“我”走上文学之路的领路人。第二部分,写父亲师范毕业后的农民生涯:做农活挣工分,挑土筑堤坝。父亲一介书生,被迫从事这些繁重的体力劳动,肉体的痛是其次,最不堪忍受的是被当权的乡人暗算,断了父亲的前程,父亲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第三部分,写父亲作为一个农民的担当,他为了养活一家老小,织网打渔,搞畜牧养殖,收入颇丰,一家人生活也随之风生水起。但天有不测风云,鸡瘟的蔓延,让父亲的心血付之一炬,加之人为因素影响,——小人从中作梗,孩子患病疯癫,父亲做出了一个改变一家人命运的决定:离开家乡,去城市发展。第四部分,写父亲患病,父亲的坚强,父亲的慈爱,父亲的教诲。一生为生活拼博的老人,老年叶落归根,离开城市,归隐田园。这篇文章,朴实无华,没有强烈的情感抒发,却处处流露父子情深。父亲,在作者的笔下,不只是一个称呼,而是一片天,一座山。谢谢分享佳作,欣赏并推荐,祝秋安!【编辑:石语】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922001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石语        2015-09-21 20:59:53
      这样的一个老父亲,让人肃然起敬。祝老人家身体安康,福如东海。也为作者的孝子情怀感动,祝好!
    回复1 楼        文友:于漫江        2015-09-22 00:20:50
      看到你的编按已经午夜已过,父亲刚刚湿了被子,我刚刚洗完床单和他的内衣。
       谢谢你。石语兄弟。
       父亲还有五天就出院了,我替我的父亲谢谢你,谢谢你的祝福。
       我也会把我心中最最真挚的祝福带给你。好人好梦。
       祝福你一切美好,石语兄弟!秋怡!
    2 楼        文友:于漫江        2015-09-22 00:15:27
      石语编辑,你好,谢谢你用心的点评。谢谢你读懂了文中的父子情深。父亲还在康复治疗,谢谢你的祝福和关注。我也祝愿你的父母体泰安康。也希望你一切都好,拥有更大的幸福。
       祝好,石语编辑!
    漫步江湖,任我畅游。
    3 楼        文友:清鸟        2015-09-22 07:09:40
      文章情感真挚,感人泪下,祝福父亲,祝贺作品获精,期待佳作不断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回复3 楼        文友:于漫江        2015-09-22 09:18:40
      谢谢姐,图片的事劳你费心了,有姐的支持与鼓励,我努力写出一些精品来。
       谢谢姐。
    4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5-09-22 07:52:11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回复4 楼        文友:于漫江        2015-09-22 09:19:38
      感谢流年的关注和喜欢。谢谢。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 英国脱欧“黑天鹅”效应蔓延 2019-09-14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9-14
  • 省级机关作风评议窗口 2019-09-10
  • 阿里帝国的基石 淘宝15年历险记 2019-09-07
  • 乌兰图雅《花开四季》唯美绽放常州 “雅丝”:期待再相遇 2019-09-07
  • 主力资金动向 10亿元潜入银行业 2019-09-01
  • “鹊桥”搭好,静待“嫦娥” 2019-08-27
  • 2015年全国创新社会治理颁奖典礼 2019-08-22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8-22
  • 回复@学童2015:你的智商达不到搞懂这个问题的基本需求! 2019-08-19
  • 海尔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获批 2019-08-16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8-16
  • 北欧和中国加强陆路物流交通合作 2019-08-09
  • 山西:政府企业携手 助力脱贫攻坚 2019-08-09
  • 日天才少年将统治乒坛?张本:我擅长对付中国选手 2019-08-05
  • 东海龙王游戏机 幸运赛车过滤 福彩3d原始分析与预测 福建快三投注 大崛彩羽毛球明星 七星彩六等奖中奖规则 甘肃新11选5任五开奖 6+1浙江体育彩票走势图 秒速飞艇人工在线计划 一码中特一肖中特 四川快乐12哪个软件好 甘肃11选5投注技巧 哪个十三水平台正规 qq新用户 彩票彩六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