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玩权重?笑博士是认为计委的权重微乎其微,还是了解企业情况不够,其在制订企业计划中的权重作用微乎其微? 2019-05-19
  • 成都康弘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柯尊洪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5-14
  • 科技创新 打造低碳绿色公路 2019-05-14
  • 新元素注入新冒险 《侏罗纪世界2》霸气归来 2019-05-11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孙来斌: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 2019-05-11
  • 端午假期 重庆旅游业红红火火 2019-05-05
  • 大兴法院设执行裁判庭 执结率提高50% 2019-05-04
  • 日本战犯侵华罪行自供 2019-05-04
  • 平陆县纪委监委 对新遴选人员进行岗前“充电” 2019-05-04
  • 奋战在昆仑山下、世界海拔最高油田的采油工人 2019-05-02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伪高工不仅智力低下,知识也很匮乏也!连啥叫计划经济都没搞懂! 2019-05-02
  • 特朗普说朝鲜已启动归还美军遗骸程序 2019-05-02
  • 朔州检察院新机制助力企业家创业 2019-05-02
  • 《格萨尔》史诗汉译本数量达15部350万余字 2019-04-27
  • 新发审委累计否决52家企业IPO 通过率不到36% 2019-04-27
  •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小河那边(小说)

    精品 【看点】小河那边(小说)


    作者:江南铁鹰 探花,13055.2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53发表时间:2019-02-05 08:58:08

    海南七彩票开奖结果 www.drqk.net 【看点】小河那边(小说)
       一
       那是一条清澈的小河,源头远在平原西北的那座大山里。上游湍急而浅,看得清河底那些五彩斑斓的鹅卵石,还有仿佛透明的小河虾。流淌到山下平原后变得逶迤起来,弯弯曲曲缓缓兜绕了几个圈子,最后流到了这片土地。小河把这片地方划成了南北两片,南面是个小村庄的玉米地,北岸是“五七干?!钡氖匝樘?。
       王弃志光着膀子在那片试验田锄草,不时抬头看着小河对岸。他在这个地方呆了八年了,跟着妈妈来的时候是个十岁的孩子。妈妈一天天老下去,再也拿不动农具了。14岁那天,王弃志第一次开始代替妈妈出工?!拔迤吒尚!钡牧斓疾还苷庵窒惺?,只要有人替工就可以领到工分,谁下地和他们没有关系。慢慢地,那些分配活的小“领导”已经习惯了,喊到“王芳亚”名字的时候,出来答应的总是她带来的儿子。渐渐地,“王芳亚”变成了他的名字,连王弃志都觉得,自己从来就是这个名字了。他毕竟是个孩子,对自己究竟叫什么名字并不在意。
       “五七干?!惫芾碜乓淮笃匝樘?,美其名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试验田,用来给在这里从事各种马列主义研究的人们进行实践的基地。其实,这种“干?!币恢北还匮鹤乓慌哟蟪鞘懈髦止一?,或者事业单位送来的干部。他们从原来的领导者,变成了各种不同的“走资派”和“?;逝伞?。因为尚属“人民内部矛盾”,够不上直接送去“劳改”的条件,便被送进了“五七干?!?,来从事“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身体力行”体验。
       王芳亚是原海州市组织部部长,丈夫刘修志当年是海州大学一位年轻有为的教授,在1958年“反右斗争”中被群众揭发检举,有重大“反党言论”。王芳亚公开与他划清界限离婚了。法院根据王芳亚要求,将3岁女儿刘俊梅判给了刘修志,刚刚出世不久的儿子判给了王芳亚。原本的名字刘俊松,也被她改成了王弃志。第二年,刘修志被下放了。具体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岁月冉冉,转眼就是十年。
       到了1968年,王芳亚还是没有逃过这场劫难,带着10岁的儿子到了“五七干?!?。王弃志自从来这里就辍学了,开始王芳亚还有力气,在收工以后给儿子上上课,到后来就累倒了,连自己出工的力气也没有。
       儿子开始顶替她出工,再也没有摸过书本。转眼过去了八年,王弃志的文化水平还是小学四年级。八年的劳动锤打出王弃志一个强壮的身体,也学会了所有的农活。他也从来不挑活干,是干校最听话好使的壮劳力。
       不过,从今年起,他迷上了离开驻地最远的“二十八号试验田”。只要那块地有活,他都会向队长提出请求。派工的队长正好顺水推舟,这个地块实在远,没谁愿意走这么多路。不仅远,而且连个遮风避雨的去处也没有,遇到下雨只能硬抗着。要是遇上山里发洪水,这条小河会变成凶猛的野兽,发了疯一样地涨起来,一瞬间就会把两岸的农田吞进肚子里去。
       可偏偏这个长得像头蛮牛似的王弃志就是喜欢这块地。其实,他并不是一开始就对这块地情有独钟的。那是去年夏天的时候……
      
       二
       那是盛夏,极热的天气。王弃志只穿了一条短裤,顶着个大草帽,光着大膀子在玉米地里锄草。这个地块连一丝可以遮荫的地方也没有,实在太热的时候,他就直接跳进河水里洗个澡。说实话,连河水都是热的。其实,每逢这种时候,他更希望的是下一次大暴雨。那样的话,就可以洗去这满身的汗水,让温度降低下来了。
       就在王弃志被火辣辣的太阳逼得跳进河水降温的时候,忽然看见对岸的高粱地里闪动着一个人影。头上也带着个大草帽,却露出了一头乌黑的长发,脖子上系着一条白毛巾,穿着碎花的白底子衬衫,汗水却早就把衣服湿透了。衣服紧裹住她的胴体,凸显出优美的曲线。她在锄草,显得那样的艰难。王弃志清清楚楚地看见,一滴滴汗珠顺着她的脸庞、刘海滴下来,一直滴进高粱地,滴进被她奋力锄松的泥土里。
       王弃志突然感觉自己心好疼,他不顾一切地游到对岸,跳上岸去,直勾勾地跑到那个姑娘身后。
       “你去歇着,我帮你吧?!?br />   “妈呀?!?br />   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坏了这个姑娘。
       她回过头又看见身后站着个穿着短裤,光着上身的大男孩,吓得失手扔掉手上的锄头,用双手捂住自己眼睛,连声大叫。
       “你别过来啊,你别过来?!?br />   王弃志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小声说:“你别害怕。我不是坏人,只是想帮帮你?!?br />   “你转过去?!惫媚锘故俏孀⊙劬λ?。
       “好,我转过去?!蓖跗痉恿斯媚锏囊?。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我是‘五七干?!?,我想帮帮你。你去那边树林子歇歇,我帮你锄草?!?br />   小河这边与他那边地形有些不同,这里的河边有道高岗,上面长满了杂树。姑娘迟疑了一下,接受了王弃志的建议。她真的太累了,天气也太热。她放下手,穿过高粱地朝那道岗梁子走去,然后选了一棵很大的树,面对小河坐下去,把身子靠在树干上伸出双腿。真舒服啊,她听见身后不远处的高粱地里,又传出沙沙的锄草声。那声音比她锄草的时候响了很多,节奏也快了许多。听着听着,她慢慢闭上眼睛睡着了,直到身后又一次传来那个大男孩的声音。
       “我已经把这垅地锄完了。你可以回家了,我回对岸去了?!?br />   姑娘没有睁眼,她不敢睁眼,只是用耳朵听见大男孩的脚步走向小河,然后听见“噗通”一声。她睁开眼睛看见河面露出一个湿漉漉的头,举着一只手朝她挥舞。
       “姐,你回家吧,明天的活,还是我替你?!?br />   “谢谢你。我叫刘思芳,你叫什么?”
       “我叫王弃志?!?br />   隔天,王弃志换上了长裤,穿上了一件白衬衣。他到了二十八号地块小河边的时候,又看见了对岸的女孩,便隔着河同她说话。
       “姐,你去岗梁子树林吧。我先帮你干?!?br />   那姑娘摇摇头红着脸转过去,背朝着王弃志。他明白了姑娘的意思,快速脱了外面衣服打成个小包举在左手里,然后走下河去,用一只手朝对岸游去。王弃志是在这条小河旁边长大的,水性极好。他上岸后快速穿好衣服,站在姑娘对面。
       “姐,我穿好衣服了?!?br />   刘思芳睁开眼睛笑了。
       “姐,你真好看?!蓖跗究创袅?,不由自主脱口而出。
       刘思芳脸又红了,垂下头小声说:“谢谢你?!?br />   “不用谢,你去树林子吧,锄头给我?!?br />   王弃志拿过了姑娘手上的锄头,走进高粱地。
       刘思芳提着一只竹篮子朝岗梁子走,一边对他说:“弟,一会儿上来喝点水,姐还带了干粮?!?br />   从那天开始,王弃志专挑二十八号地块出工了。
       后来,队长干脆把这块地包给了他,从春耕播种到夏季锄草松土田间管理,直到最后秋季收割冬季施肥,全部由王弃志去安排了。
      
       三
       还是他们相识的那个夏季。
       王弃志花费了好几天功夫,利用那个岗梁子上的天然资源,搭起个小窝棚,窝棚的顶上是他一层层铺上去的高粱秸秆子和厚厚的茅草。那些茅草都是他在对岸很远处的荒河滩地里割回来的,他怕光用高粱秸秆会漏雨。窝棚的地上,也是先铺了高粱秸秆还加上茅草,厚厚的很舒服。于是,每天他都会从河对岸游过来,先帮着刘思芳干活,然后坐在窝棚里吃着她带来的各种饭菜,吃完午饭后,再游回去干自己的活。这段时间,刘思芳会坐在河畔看着他,哼着歌陪着他。等这边活干完了,王弃志又会游到小河那边,两个人坐在窝棚前面的林子里说笑、聊天。如果不是第二年夏天的那场大暴雨不期而至,或者他们会一直这样,像姐弟那样不离不弃厮守下去……
       那一年的那场大雨好突然。
       忽地头顶上的乌云好似万马奔腾从西北席卷而来,好像只有一个瞬间,小河两岸天昏地暗。紧接着一个惊天霹雳炸响,一道刺眼的闪电,撕裂了头顶那口黑沉沉的大锅,黄豆大小的雨点从天边倾泻下来。
       刘思芳在雷声炸响的时候,吓得大声尖叫起来。
       “妈呀。王弃志——弟。姐好害怕?!?br />   这声尖叫穿透了风雨的呼啸,传到对岸王弃志的耳朵里。他不顾一切朝小河奔来,一边奔跑、一边甩掉了身上的衣裤,只穿着小裤头跃进了小河。河水开始上涨,很快的速度。那是因为小河上游的山里,大暴雨早就开始下了。河水在咆哮、怒吼、翻卷着惊天巨浪。
       王弃志快速挥舞双臂,像一条河里的鱼破浪而行,奋力冲到了对岸,冒着暴雨一边跑,一边大声喊。
       “刘思芳,姐、姐,你在哪里?”
       天太黑了,什么也看不见。王弃志只能大声喊着,在高粱地里乱窜,寻找刘思芳的踪迹。
       “弟,姐在这里?!?br />   风雨里传来刘思芳微弱的声音。
       王弃志在风雨里分辨着她的方向。
       “咔啦啦”又是一个炸雷。
       刘思芳再次尖叫“弟弟?!?br />   王弃志不顾一切朝着声音扑过去,在紧随其后的闪电光亮里,把刘思芳紧紧抱在自己怀里。刘思芳浑身湿漉漉地,钻进王弃志赤裸的胸膛里,不住地颤抖着,口中喃喃自语,“抱紧我,抱紧我,我好怕?!?br />   王弃志搂住他,不住安慰着:“别怕,我在。别怕,我抱着你?!?br />   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在这场大暴雨里,就像两棵孤零零的小草。雨还在不停下,河水不断上涨,已经开始漫上河滩地。
       王弃志感觉到了脚底下的变化,忙对刘思芳说:“不好,山上洪水下来了。河水已经漫堤,马上就会把这里淹掉???,姐,拉紧我的手,跑!”
       王弃志拉起刘思芳,凭自己的感觉朝河边岗梁子冲上去。洪水在追逐他们,水越来越深。
       刘思芳一个踉跄倒在水里,王弃志奋力将她又拉起来,刘思芳跌跌撞撞被王弃志半拖着在洪水里奔跑。
       刘思芳气喘吁吁地说:“弟,你放开我,我跑不动了,你快跑吧?!?br />   王弃志愤怒了,大声喊:“你说什么?我不会放弃你,永远不会!”
       王弃志蹲下身命令:“你上来?!?br />   “不?!?br />   “你快上来?!?br />   王弃志抓住她两只手,一挺腰把刘思芳背起来,淌着已经齐腰的洪水朝岗梁子走去。
       等他终于背着刘思芳爬上岗梁子,钻进那座位于最高点的茅草窝棚的时候,洪水已经把下面全部吞没了。除了这个窝棚附近不足十平方的山顶,其余就是一片汪洋。一人高的高粱看不见了,连山岗上的树,也只剩下上面的树冠了。
       刘思芳昏迷不醒,浑身湿透了,在昏迷中身子还在冷得发抖。王弃志知道,若不给她弄干了衣服取暖,只怕不等雨停,她就会冻死在这里。王弃志从窝棚茅草堆里找出一盒火柴,然后收拾出一块干地,升起了一堆火。棚子里有了光亮,王弃志看清了刘思芳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他伸手打算去脱刘思芳身上的衣服,触及到她冰冷的肌肤的一刹那,像触到电一样又缩回去。王弃志迟疑着最后下了决心,他双手开始解着刘思芳衬衣的扣子,眼睛却闭得紧紧的不断喘着粗气。终于脱掉了刘思芳的湿衣服,然后抱着刘思芳放倒在干茅草堆里,用那些茅草将她完全遮盖起来。在完成这一切之前,王弃志一刻也没有睁开眼睛。当他用手完成最后的确认,才睁开了眼睛坐在火堆前面,拿着刘思芳的湿衣服烘烤起来。
      
       四
       天渐渐亮了,下了一天一夜的大暴雨也渐渐停了。太阳从云层背后露出笑脸,把一道温暖的阳光射进了窝棚。
       温暖让刘思芳渐渐地苏醒过来,她慢慢睁开眼睛张开双臂,盖在胳膊上面的茅草掉下来。她下意识地朝下看自己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赤身裸体,慌忙重新钻进了茅草堆里。这次连头也钻进去了,然后慢慢重新将头钻出来,看见了火堆旁边的王弃志,还有自己已经被烘干的衣服。王弃志却是光着身子只穿了短裤。刘思芳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一切,至今心有余悸。
       “弃志,你把我衣服拿过来,我要穿衣服?!?br />   刘思芳没有去问,是谁脱了她的衣服。其实,这种问题不用问,越是问明白越是尴尬,不如不问。
       王弃志拿着衣服走过来,放在茅草堆上,然后走出了窝棚。岗梁子已经完全被洪水包围了,王弃志望着周围的水。这些水要全部退下去,只怕最少还要三两天时间。他需要想办法解决吃的问题,否则,他们两个人只怕会饿死在这里都没有什么人知道。他并不属于“五七干?!钡谋嘀?,还听说妈妈的问题快要解决了,可能不久就会带他离开这个地方了。队长早就不再分配工作,只是他自己愿意到这个地方来而已??墒?,他已经不想跟着妈妈离开这个地方,因为这里有刘思芳……
       王弃志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他回过头去看见刘思芳已经穿好衣服站在自己背后。他想起自己却是赤身裸体,慌不迭地打算跳进水里躲起来。刘思芳却已经从身后一把抱住了他。
       “不要?!?br />   “可我……”
       “以后不要躲开了?!绷跛挤嘉氯岬匕炎约禾敉跗?。
       王弃志慢慢转过身来,将刘思芳抱在自己胸前,捧起她那张俏丽的脸,低下头吻去。刘思芳仰着脸深情地闭上眼睛,王弃志抱起她走回了窝棚……
       王弃志突然放开了刘思芳,坐起身来。

    共 10891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这是那个特殊年代发生的故事,只要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印象的。小说中讲述了两代人的爱情故事和生活轨迹,正是那个年代所留下的深刻印记。王亚芳和刘修志就是被那个年代所拆散的苦命鸳鸯,王亚芳当时被迫与刘修志划清界限,可能也是出于?;に降目悸?。而多年后,在“五七干?!备浇暮犹驳厣?,王弃志巧遇刘思芳,也可能是上天安排的一段缘份吧??墒?,当刘思芳从母亲口中获悉,她和王弃志是姐弟关系后,竟然悲愤地选择了自绝之路。好在经过众人的努力,把她从洪水中救了上来,并且弄清了她与王弃志并非是亲姐弟,她只是父母当年抱养的孩子。作者江南铁鹰老师安排了三种结局,我选择了第三种结局,这是符合大多数中国人阅读心理的美满结局——苦尽甘来。小说无论是人物塑造还是情节设置,亦或是情景描写,都是非常完美的??俺萍炎?,推荐共赏?!颈嗉汉蔽涓辍俊窘奖嗉俊ぞ吠萍?0190207000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2-05 09:00:54
      特殊年代演绎特殊故事,当然也包括爱情和人性的故事。小说人物个性鲜明,情节跌宕起伏动人心弦。欣赏和学习了,问候江南铁鹰老师,祝新年快乐,阖家安康!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江南铁鹰        2019-02-06 09:53:42
      我写了三种结局,武戈选择了第三种。我现在把前面两种发在下面。
    3 楼        文友:江南铁鹰        2019-02-06 09:54:15
     ?。攀浇嵛惨唬?br />   王芳亚拉着儿子冒着大雨跑到了刘思芳家。
       门口乱哄哄的,围着许多人。王芳亚母子分开人群挤进去,看见门口的地上放着一块门板,门板上躺着一个人,脸上蒙着一块白布,白布下面露出散乱的长发,乌黑的长发散落在雨水里。
       王芳亚和王弃志发疯一样朝着门板扑上去,颤抖着掀开那块白布,露出了刘思芳俏丽的脸颊。
       王芳亚失声哭出来。
       “俊梅,俊梅,怪妈不好,妈来晚了。”
       王弃志已经傻了,直直地望着几个小时之前还是那么温润美丽的刘思芳,此刻竟然冷冰冰躺在门板上。他不相信这是真的,抚摸着那张冰冷的脸大声喊。
       “你干嘛不等我?姐姐,不,思芳,我告诉你,你不是我亲姐姐啊,你干嘛要走这条路?”
       刘思芳的妈妈被人搀扶着走过来,拉住王弃志的手,说:“孩子,你说的是真的?思芳不是你亲姐姐?”
       王芳亚抹了一把脸上混了雨水的眼泪,说:“我是王芳亚,是王弃志的妈妈,也是刘修志的前妻??∶?,也就是刘思芳,是我和修志抱养的孩子。”
       “老天爷啊,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刘思芳母亲朝着天空发出悲催的呐喊……
      
       雨停了,天晴了。
       小河那边的岗梁子上面添了两座新坟。
       王弃志母子征得刘思芳母亲同意,将刘修志一直放在家里的骨灰拿出来落葬了。葬在岗梁子上,旁边是刘思芳的坟。两座坟望着那条小河,背后是那座茅草窝棚。一块墓碑写着:父,刘修志,儿刘俊松立;另一块写着:妻,刘思芳,夫,王弃志立。
       王芳亚、王弃志站在新坟的前面。下面不远处停着一辆汽车,那是来接王芳亚回海州的专车。昨天,她的处理意见下来官复原职了。
       王芳亚面对这前夫刘修志的新坟,在心里说着:“对不起,修志。这一切并不是我所想看到的结局,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俊梅就这么走了。也是天意吧,让她继续在那边陪着你吧。儿子,我会培养他好好成才的。”
       王弃志坐在妻子的碑前自言自语;“思芳,我说了你水性不好,怎么不听话?怎么又跳进河里了?你是想学游泳吗?你要等我来啊。你现在走了,我怎么办?我去哪里找得到你……”
       王芳亚走过去,蹲下身把儿子拉起来,说:“走吧,孩子。都过去了,会好起来的。孩子,记住妈妈的话,无论曾经发生过什么,生活还是会一如既往。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要生活下去。”
    4 楼        文友:江南铁鹰        2019-02-06 09:55:18
     ?。攀浇嵛捕?br />   王芳亚拉着儿子冒着大雨跑上小桥,看见对面河岸到处闪着手电光,还有火把,隐隐约约传来人们呼叫的声音。
       “刘思芳,刘思芳……”
       “思芳、思芳……”
       王弃志脸色大变,丢下母亲朝对岸河滩冲去。
       王芳亚跟在后面大声喊:“你自己加小心。妈妈去村里等消息。”
       王弃志跟着寻找刘思芳的人群里,声嘶力竭边喊,边寻找着她的踪迹。
       一天一夜的搜寻毫无结果,人们一直找到了下游几十公里,也没有发现刘思芳的任何线索,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刘思芳消失在那个雨夜。
       三天后,来接王芳亚回海州的专车到了,她的处理意见下来了“官复原职”,专车来接她回去就职。
       王芳亚穿着一件蓝色外套,手里拿着一只公文包,站在屋子门口,新任秘书拿着她简单的行李在一旁等她。
       “弃志,你真的想好了,要留在这里一辈子?”
       屋子里传出儿子冰冷的回答,“我想好了,你走吧。”
       “儿子,你想清楚。她失踪了,其实说不定已经死了,你们只是没有找到尸体。你留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的。”王芳亚做着最后的努力。
       “我想得很清楚,我愿意留下来陪着从来没有见过的爸爸,陪着思芳的妈妈。思芳走了,我来替她照顾妈妈。”
       王弃志的声音坚定而冷漠。
       “你……你是在怪妈妈吗?”
       “没有,我没有这个权利怪你。我是你们儿子,爸爸给了我生命,妈妈十月怀胎生下我。前面十八年我陪过你,下面的日子我想陪陪爸爸。”
       “可,妈妈也需要你陪伴,妈妈始终爱你。”
       “你没有爱过谁,你只爱自己的仕途吧?”
       王弃志的语气里有了愤怒。
       王芳亚无法面对儿子的谴责,又不想放弃,站在那里犹豫。
       刘思芳的妈妈从屋里走出来,走到王芳亚对面,低声说:“你先走吧。我会替你照顾他的,就像当年替你照顾俊梅。孩子心结打不开,去哪里也没有用,还是留在这里好些。”
       王芳亚无奈地叹了口气,朝那辆小车走去。秘书替她拉开车门,她坐进去又伸出头看着。门口的女人在朝自己招手,儿子却脸都不肯露出来。
       王芳亚关上车门,说了一句,“开车吧。”
       小车顺着公路扬长而去。
       王弃志走出来,搀扶起那个女人,说:“妈,我们回家吧。”
       “孩子,你真要替思芳给我养老?”
       “妈,我是思芳的丈夫了,是你的女婿。”
       “孩子,思芳可能真的回不来了。”女人落着泪。
       “妈,思芳并没有找到。我只要没看见她的尸体,就不信她死了。放心吧,我陪着你等她回来。”
       王弃志搀扶着她走过那座小桥……
    5 楼        文友:江南铁鹰        2019-02-06 10:02:05
      我再说一下,这篇小说实际上是我当年读大学后,创作过的第一篇短篇小说。当然不是原稿,而是根据记忆重新创作出来的。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篇小说?是因为我在创作的长篇小说中构思了关于这篇短篇小说创作经过。我是恢复高考后参加77年高考后背录取的,我们生活的那个时代里,发生过许多悲剧。反映那段的文学作品被后人称之为“伤痕文学”,这就是属于“伤痕文学”作品。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喜欢采用第二种,因为那种可能更加现实,虽然冷酷,却有一丝希望,等待中的希望。另外我感觉有时候悲剧可能更加令人动容吧?
    6 楼        文友:花保        2019-02-07 02:00:04
      在第二种结局中,王弃志选择留下,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他对刘思芳是不离不弃的。虽然他和刘思芳重逢希望渺茫,但那份为心爱的人真诚的、义无反顾的守望表现了人性的升华,让读者从中体味到真爱的凄美,也给读者一个回味的空间;另外,这同时也与错误路线给人们带来灵与肉的伤害程度相吻合,是一种整体审美的延续。个见,不知正碥否?拜读佳作,受益匪浅。祝铁老新春快乐,,再续辉煌!
    梦有几许,路有多长;平凡生活,精彩展示!
    回复6 楼        文友:江南铁鹰        2019-02-07 10:30:02
      其实,创作的时候和作者当时所处的大环境也有很重要的关系。这篇小说的原始素材来源于我在当年,也就是1978年读大学时,听闻的一则真实故事。这个故事的结尾和我写的差别更大在于两点,第一,他们是亲生,第二最后双双选择自杀,女的投河,男的上吊。母亲疯了。我听到这个故事很震撼,这个时代带来的错误居然就这样造成一家人这种局面。我根据这个故事创作了短篇小说,不过修改了真实故事的结尾,改成非亲姐弟,让姐姐投河,弟弟活着,就是源于动乱已经过去,对未来有了美好的希望。我构思的结尾与现在第二种很接近,当然不是完全一样的。这次再创作是我的个人阅历和时代都有了巨大变化。所以我设计了三种不同的结尾,来表现不同的可能性,同时也表现了不同读者一种想法。其实还是保留三种结尾更有趣一些。
    7 楼        文友:月公子        2019-02-07 19:46:06
      拜读完全文及附后的结尾,心情难以平复,不仅被小说所感染,更被铁老在写作中的探究精神所感动。在此给铁老拜年,祝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快乐写作
    8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2-08 07:18:33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祝江南铁鹰老师新年愉快,身体健康!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9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2-10 08:34:34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祝铁鹰老师新年愉快,佳作连连!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 玩权重?笑博士是认为计委的权重微乎其微,还是了解企业情况不够,其在制订企业计划中的权重作用微乎其微? 2019-05-19
  • 成都康弘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柯尊洪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5-14
  • 科技创新 打造低碳绿色公路 2019-05-14
  • 新元素注入新冒险 《侏罗纪世界2》霸气归来 2019-05-11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孙来斌: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 2019-05-11
  • 端午假期 重庆旅游业红红火火 2019-05-05
  • 大兴法院设执行裁判庭 执结率提高50% 2019-05-04
  • 日本战犯侵华罪行自供 2019-05-04
  • 平陆县纪委监委 对新遴选人员进行岗前“充电” 2019-05-04
  • 奋战在昆仑山下、世界海拔最高油田的采油工人 2019-05-02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伪高工不仅智力低下,知识也很匮乏也!连啥叫计划经济都没搞懂! 2019-05-02
  • 特朗普说朝鲜已启动归还美军遗骸程序 2019-05-02
  • 朔州检察院新机制助力企业家创业 2019-05-02
  • 《格萨尔》史诗汉译本数量达15部350万余字 2019-04-27
  • 新发审委累计否决52家企业IPO 通过率不到36% 2019-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