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忆峥嵘岁月,共话血脉赓续 2019-04-22
  • 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引领科技发展方向 抢占先机迎难而上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2019-04-22
  • 王志忠案警示录:从工人到世界500强一把手再到阶下囚 2019-04-21
  • 德国队首战失利 夺冠热门缘何频频爆冷? 2019-04-21
  • 宜春通报7起作风问题典型案例 2019-04-21
  • 视频:罗志祥打造新男团正式出道 内含两名17“快男” 2019-04-21
  • 腾讯听听音箱正式上市 售价699元支持和微信打通 2019-04-09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06
  • “垃圾DNA”突变可影响实验鼠性别发育 2019-04-06
  • 备孕体检孕前三个月最佳 2019-04-02
  • 传统法治媒体如何从"新"发展 扬己之长也能成弄潮儿 2019-04-02
  • 海上洄游时 北海狗 连续两周深睡眠 2019-04-01
  • 中远海运能源运输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环保奖 2019-04-01
  • 为生活外出奔波,留守老人与儿童,两地居住是租还是建? 2019-03-31
  • 做好“三个坚持” 让大调研更深入有效 2019-03-30
  •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拐杖(短篇小说)

    精品 【流年】拐杖(短篇小说)


    作者:闲云落雪 秀才,1146.2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20发表时间:2019-04-01 10:39:58

    海南七彩票开奖结果 www.drqk.net 【流年】拐杖(短篇小说)
       一
      
       送完最后一根拐杖,张远山愈发感觉嗓子里像长了虫子,又疼又痒。大清早开始,到现在走完最后一家,几个小时过去了,一口水都没顾上喝,不长渴虫才怪。
       午阳在头顶热辣辣地悬着,大地在冒烟,张远山的嗓子似乎也在冒烟。他三步并作两步迈进前于村村支书于勇家屋门,迫不及待地端起水杯,正要喝,门口就有人嚷,这是哪家的规矩,我又贫又残,凭啥没我的!他一听话头有些不对,赶忙放下杯子,快步迎了出来,一见来人,原本又疼又痒的嗓子,更加像着了火,完工带来的喜悦也减去了大半。
       门外踱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乱蓬蓬的头发下,一张还算方正的脸,肿胖胖的眼皮耷着,浑浊的眼睛里跳跃着挑衅,脸色暗沉,透着虚浮的底色。皱皱巴巴的浅米色衬衫上,深深浅浅好几块儿污渍,左袖管空着,轻轻荡在身侧。藏青色的裤子,一边裤脚挽着,露着黑黑的脚踝,一边的裤脚遮住了脚面。脚上趿拉着一双拖鞋。
       有才,你又瞎掺和啥,这都是给老人的,没你的份。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于勇没等张远山开口,急忙在他身后开了腔。
       你说这个老于,大家都在想办法帮他,他倒好,自己不努力,还专门爱找茬,一根拐杖,他又用不着,瞎来凑什么热闹?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张远山心里埋怨着,不久前的一幕又在眼前鲜活起来。
       上个月的一天,他到村里回访扶贫羊的养殖情况。前于村共五家贫困户,于勇陪着,张远山挨家走访,前四家都非常不错,羊养得好好的,有的还怀了羊崽,可当他踏进于有才家,傻眼了。
       羊不见了。
       问他羊呢,他说卖了。
       卖了?!咋能卖了!张远山急了,几乎是冲他吼道。于有才没事人似的嘻嘻笑着,振振有词地说,我现在就等米下锅呢,不卖羊拿什么买米?扶贫也得先解决吃饭问题吧。
       不是有低保吗,钱呢?张远山没好气地问,有些恨铁不成钢。这都什么人啊。
       于勇生气地数落道,不用说,肯定又买酒了。你说你就不能少喝两口?
       干嘛少喝?小酒一下肚,快活赛神仙,再说了,反正国家得管我,不能叫我饿死。于有才打了个哈欠,垮着膀子晃了晃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张远山被他的话噎住了,半天愣没想出词来,狠狠瞪了他两眼,甩手走了出来。
       跟这种人,你有什么理好讲?!
       今天本来是来慰问老人的,就要重阳节了,算是政府给老人的一点心意。就这,他也来闹!
       张指导,我虽然不是老人,但我是残疾人,也需要一根拐杖。于有才不理会于勇的呵斥,径直走到张远山身边,腆着脸笑望着他。
       张远山的怒火在心里打了几个滚,冲到嘴边,却变成了:行,回头我自己出钱,送你一根。
      
       二
       下班回到家,已是华灯初上。老婆春秀在超市上班,这个点回不来。他揉了揉酸胀的腿,斜躺在沙发上,整个人瘫了一样。茶几上有张字条,是春秀留的。让他给王老师打个电话,问一下娇娇补课的情况。
       王老师是给女儿请的家教,每周末两个下午,去老师家补课。娇娇今年读初三,面临中考,却偏科严重,数理化几乎科科亮红灯,曾经上过几次补习班,但收效甚微。夫妻俩狠了狠心,给娇娇请了家教。尽管贵得要命,但为了孩子的未来,豁出去了。
       如今,一个月过去,娇娇的成绩好像也没有多大起色,俩人不由暗暗着急,尤其是春秀。
       张远山从沙发上爬起来,摸出手机,开始翻找通讯录,电话突然响了,正是王老师。
       王老师说,娇娇很聪明,但缺乏学习兴趣,上课爱开小差,影响了补课效果。现在最要紧的,是激发她的求知欲,都说教学相长,老师用心教,孩子也要用心学,这样才能有良好的教学互动。这方面,家长还要多下点功夫,多关心和了解孩子。
       挂断电话,张远山起身冲了杯速溶咖啡——他不吸烟,咖啡是他迅速提神的好办法。袅袅升腾的咖啡香,就像他袅袅升腾的思绪。从二十年前的毛头小伙,到如今所谓的“油腻大叔”,双鬓已经有了几根银丝,这中间的酸甜苦辣,只有他自己能够体味,值得欣慰的是,总算没有虚度年华。要说愧疚,便是自己的父母妻女了。
       张远山家在县城,距他工作的乡镇有近四十里的路程。父母都是退休工人,像一对候鸟,半年在南方哥哥家,半年在他家。春秀上班三班倒,还要带娇娇,很辛苦。而他在工作片工作,和另外一个同志两个人,管理十几个村庄,天天大小事情不断,几乎顾不上家里,对娇娇的教育和关爱更少。
       咖啡香气散尽,一个主意也在他脑中成型。
       第二天是周六,重阳节。张远山父母在哥哥家,岳父母就在县城里,他跟春秀商量,让她先回娘家,他带娇娇去前于,中午赶回来。娇娇一听说去看小动物,立刻雀跃起来。想想也是啊,孩子长这么大,还没到过农村呢。
       正是暮秋时节,公路两边的速生杨,叶子要落光了,残留的几片蜷曲着身子,在早晨的微风中摇晃。一座座村庄由树木拱卫着,在视线里快速向后划过。庄稼已经收完,裸露的土地上平铺着薄薄的一层绿意,那是才播种的小麦正在奋力钻出地皮。远处的塑料大棚整齐地排列着,在太阳下闪着银色的光,更衬出这个秋日的祥和。
       爸,它们怎么被放在这里,不怕偷吗,下雨怎么办?一进村,娇娇就被挺立在家家户户院门外,黄澄澄的玉米仓吸引了,她惊奇地瞪大眼睛,一连串的问。张远山索性放好车,带着娇娇走街串户。
       爸,你看,小羊!
       哇!这么多鸭子!
       爸,好可爱的小兔子!
       ……
       从迈进第一家院子,娇娇的尖叫声就几乎没停过,不是搂着小羊拍照,就是撵着鸭子一路跑,看到小兔子,干脆捧在手里不放,央求爸爸给她多拍几张。张远山记不清自己有多长时间,没这样陪伴过娇娇了,女儿的笑容,此刻更像一支柔软而甜糯的箭,击中他久经风雨历练的粗粝的心,生疼。
       哟,领导又来访贫问苦啦。于有才拎着方便袋,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与张远山碰个正着,冷嘲热讽地打着哈哈。
       张远山递过手中的拐杖,老于,我说话算话,今天专门给你送拐杖的,走,去你家坐会儿。于有才不自然地咧了咧嘴,伸手来接,目光却落在随后跟出来的娇娇身上,仿佛按了一下??仄鞯目?,眼神柔了起来,问,张指导,这是你女儿?真可爱,真漂亮。
       叔叔好。娇娇走过来,礼貌地喊了一声。于有才的目光陡然亮了下,又暗淡下去,随口答应着,转身走向自己家。
       于有才家院子不大,有三间正房,两间东偏房,偏房南面是羊棚,现在里面空荡荡的。西面紧靠大门搭了个杂物间,杂物间与正房的空地上,开成一小块儿菜畦,现在也是一片荒芜。菜畦边上有一棵柿子树,上面还挂着黄红色的柿子。
       爸,你快看,那是柿子吧?娇娇仰着兴奋的笑脸,指点着欢叫,不待张远山回答,又惊叹道,在树上我是第一次见??!
       是啊,孩子。对了,你等着,我给你拿样东西。于有才一改往日的颓废,笑咪咪地跟在娇娇身后,听见娇娇的疑问和惊叹,他忍不住答疑释惑,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身进了屋。不一会儿,搬出一个圆圆的笸箩,放在娇娇面前的空地上。笸箩里,是一个个圆圆的,上面覆着一层白霜的柿子饼。这又引来娇娇一叠连声的惊叹,摸摸这个,碰碰那个,爱不释手。于有才蹲下来,拿起两个举在娇娇面前,教她辨别柿饼的好坏优劣,还在娇娇的好奇追问下,耐心地讲解柿饼的制作过程。
       眼前的于有才,声音柔和,充满生气,目光中流淌着温柔和慈爱,那神态,就像一个宠溺女儿的父亲。张远山有点儿恍惚: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于有才吗?
       娇娇,我给你摘几个新鲜的,拿回家去吃。于有才意犹未尽地起身,从近旁拿起工具,小心地伸到柿子下面,摘下一个放到面前的网兜里,再伸上去摘下一个。摘着摘着,他动作慢了下来,最后,竟出乎意料地落了泪。
       老于,你这是咋了?张远山上前接过工具,放到树下,走到里屋找出毛巾递给他。于有才难为情地擦了擦眼睛,低声说,没事儿,没事儿。我闺女爱吃柿子,这棵树就是为她种的。
       闺女?你有孩子?张远山有些吃惊,她在哪儿,她妈妈呢?
       她们,她们都没了……我闺女走的时候,就像娇娇现在这么大……算了,不说这个了。来,娇娇,这些都给你,回家慢慢儿吃。于有才苦着脸,紧锁眉头,把摘下的柿子和一些柿饼分别装好,递给娇娇,极力掩饰着向他们摆了摆手。
      
       三
       于有才端起面前的酒杯,一仰脖,见底了。拿起筷子搛了一?;ㄉ?,还没到嘴边,又放了回去,长长地叹了口气,再次斟满了酒杯。
       不一会儿,一瓶酒就下去了一半儿,于有才的目光有些迷离,嘴角开始流出口水。他放下筷子,用手抓起几?;ㄉ?,扔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含含混混地说,你们都不管我……不管我,我也有酒喝……喝!小英,小英,你等着,我给你吹口琴。我口琴呢?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到身后的柜子前,扯开抽屉,一通乱翻,没找到。直起身子看向柜子顶,却一眼望见了墙上的照片,那里,小英母女正默默地凝望着他,微笑。他猛然明白了什么似的,两手捧起照片,嚎啕大哭。
       于有才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老婆小英跟他是高中同学,毕业后,俩人结伴去了深圳打工。几年下来,他攒够了钱,在村里盖起了首屈一指的厦房,并把小英娶进了门?;楹?,俩人又到深圳呆了几年,女儿六岁,该上学了,父母也上了年纪,他们便辞工回来,用打工的积蓄,在县城买了房子,安了家,还都找了份不错的工作。
       那几年,是于有才记忆里最幸福和充实的几年。平常忙着工作,照顾小家,周末回村,帮父母干干农活,做做家务,一家人和和美美,其乐融融??墒?,这一切,都随着那场可怕的灾难,烟消云散了。
       那天是周末,他们照例回父母家。女儿和小英一路上指指点点,笑声不断。那天的天气特别好,天空蓝的有些失真,太阳暖暖的,没有一丝风,田野里的庄稼都已收获,一片空旷。摩托带起的风,将他们一家人的笑声扩散出去,好远。
       不巧,父母家锁将军把门,不用说,肯定是去大棚了。自从父母弄了个冬暖式大棚,那里就是他们的第二个家。
       父母正在浇地,有几个木头立柱有些腐坏,父亲拿着锤子、钳子,低着头摆弄。见他们来了,高兴地说,正好,带我去镇上买几根立柱,回来换上。母亲想带着小英母女回家,小英不让,说时间还早,再干会儿。
       于有才和父亲转了几家农资门市部,才买到合适的,因为太长没法带,跟商家好说歹说,他们才答应给送去。
       快到村口时,于有才就感觉有些异样。有人急速往村北跑,夹杂着喊叫声。他骑车撵上,那人边跑边冲他喊,村北大棚出事了!他的心陡地跳了一下,一路疾驰而去。
       是他家的大棚!半边棚塌了……三条人命,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去了。
       父亲经不起这猝然而至的打击,原本还硬朗的身体,迅速垮掉,不到三年,也走了?;罨ü饬?,县城的房子也卖了,家败,人亡,只剩下他,拖着残缺的肢体,一天天数着秒针,慢慢地在这世上熬。他想过死,试过很多次,都失败了,他知道,活着,便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六年了,小英,你们离开我六年了。六年啊,我一直不敢跟人提你们,也不准别人提,我怕我控制不??!你们不要我,爸妈也不要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么惩罚我?小英……
      
       四
       于有才喝得烂醉,第二天才醒来,看着吊着的输液瓶和忙碌的张远山,他什么都明白了。一种久违的温暖在他的心头苏醒,鼓胀,慢慢阻遏了呼吸,他努力抽动粗大的喉结,脸因为过度用力而扭曲。张远山帮他擦了把脸,微笑着说,老于,咱可不能这样喝了,再喝,怕是要喝死了,你老婆闺女在那边也不得安生。咱活着,就得像个男人。
       于有才使劲儿点了点头,张指导,我都听你的,坚决不喝了,再喝我就不是人。
       昏天黑地的年底,天天有忙不完的验收、检查、总结,这节骨眼上,又接到新任务,对农村土地进行确权登记。登记之前,要先对各村土地进行摸底调查,一整套几十张草表需要填写和审验。乡镇紧急组织各村文书培训,勉强可以胜任,但报上来的报表还需要审核汇总和统一收放,然后再归档保存。各工作片普遍缺人,镇上决定成立临时工作小组。张远山想到了于有才。
       自从知道了于有才的故事,他就对这个人充满了悲悯之情,他觉得自己应该为他做点什么。既然是精准扶贫,就不能叫一个人掉队。
       老于,你读过高中,闯过深圳,给过家人幸福,这些都说明你聪明敢干,有能力有责任心。人得学会向前看,不能老活在过去里,咱得让那边的人安心。你现在这个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只能叫他们悬心。你得替他们好好活!活好了,上坟烧纸的时候,你才跟他们有话说。张远山递过一支烟,又推过一摞表格,你看看,愿意做这个吗,愿意就留下。
       于有才狠吸了两口,咝咝的声响中,红色微光闪过,半截白色纸烟迅速化成灰烬,颤栗在他的指端。这些年来,他一直不敢正视这个现实,于勇和亲朋乡邻们的劝慰,在他眼里,都是轻飘飘的敷衍,甚至是言不由衷的可怜,他讨厌这种感觉。他把自己用颓废武装起来,在自己种下的隐形藩篱中,深深禁锢着自己。

    共 781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现实题材的好小说。扶贫大计,关乎国家长治久安,关乎百姓。人民群众的美好向往,就是政府的目标。不让一个群众一户人家在扶贫工作中掉队,这是扶贫队员张远山的愿望,他的扶贫对象村——前于,贫困户中的钉子户于有才,在村民眼中就是一根扶不起来的猪大肠,经过张远山耐心细致的工作,终于有了起色。同时,小说巧妙地设计了张远山的女儿娇娇,学习上不去,被张远山带到贫困村前于体验生活,恰好于有才心中的痛点就是失去了与娇娇一般大的女儿,让张远山了解于有才的真相,找到了帮助于有才的切口。让张远山意外收获的是,女儿娇娇受到触动,激发了学习兴趣,成绩也上去了。通过张远山的实事求是的帮助,于有才焕发了精神,从烂醉中清醒过来,振作起来,不仅脱贫,还做了很多事,赢得了村民的信任。小说充满了正能量,与国家当下扶贫大业遥遥呼应,讴歌扶贫干部,唤醒人们对扶贫工作的认识,接地气,贴近生活,真切感人,激发人,感染人。小说精致,流畅通透,佳作,倾情推荐阅读?!颈嗉荷降?31828829】【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402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4-01 10:45:28
      一个作者就是要把自己融入到当下社会的热点中去。
       扶贫就是目前最大的热点。
       非常好的小说,正能量,讴歌扶贫干部,弘扬塑造贫困群众脱贫典型。大赞!
    回复1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19-04-02 22:39:39
      非常感谢山哥的精准解读和温暖鼓励!继续加油努力!
    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4-01 10:48:12
      题目很好,拐杖就是道具,意味深长。
       扶贫干部就要当好群众致富脱贫的拐杖。
       赞落雪,写得真好??!
    回复2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19-04-02 22:43:23
      从16年到现在,扶贫三年多了,每一个扶贫干部的心里都写满了酸甜苦辣,那份累,没有经历过的人,真的无法体会。山哥总是这么温暖,感动。
    3 楼        文友:江凤鸣        2019-04-03 07:40:18
      扶贫,一个现实主题,小说写得很流畅。张远山的形象很饱满。小说从艺术着眼,没有去图解政治。点赞!
    江凤鸣
    回复3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19-04-03 11:43:08
      谢谢二哥温暖鼓励!现在乡镇的中心工作就是乡村振兴,脱贫攻坚,虽然整天埋在这里头,真要变成文字,确实挺费劲的?;购?,大家都像二哥一样,鼓励我,帮助我。
    4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4-04 12:15:03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4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19-04-04 21:52:12
      祝福亲爱的流年!
    5 楼        文友:朗朗书声        2019-04-07 19:38:29
      读罢小说,我们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位诚心诚意,真正为人民服务的好干部。小说满满正能量,大赞!
    朗朗书声
    回复5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19-04-13 14:51:28
      感谢朗朗文友鼓励!让我们在江山一起成长,顺祝安康!
    6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04-14 06:09:30
      小说构思轻巧,人物形象饱满,故事情节跌宕起伏,语言贴近生活,描写生动,画面感强。写得真好,欣赏学习了!
    五十玫瑰
    回复6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19-04-14 16:30:36
      谢谢姐姐温暖鼓励!这是我熟悉的人和事,比较容易写。真要进步,还得好好向大家学习。
    7 楼        文友:石语        2019-04-18 11:17:39
      这是我读到的第二篇关于扶贫的小说,满满的都是正能量。而且,我看得眼眶都湿了。
       落雪好文,大赞!
       回头得再研读一遍,向你学习写小说。
    回复7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19-04-18 21:54:08
      谢谢落花姐温暖鼓励!不过我也深知,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扶贫工作是我熟悉的,这几年光做这个了。具体工作很枯燥,很磨人,把这些东西形成文字,变成小说,其实挺难的。水平有限,还是凑合看吧。
    8 楼        文友:石语        2019-04-18 11:23:30
      这篇完全可以上刊的,落雪投稿试试吧。
    回复8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19-04-18 21:57:53
      投稿还真不敢想,何况,人家杂志都要求首发,咱这应该不算了吧,嘿嘿。要不姐姐借我点胆,我找个内刊试试?
    9 楼        文友:石语        2019-04-23 08:32:17
      必须的,符合当前形势,又充满了艺术性,还满满的正能量,一定行。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 追忆峥嵘岁月,共话血脉赓续 2019-04-22
  • 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引领科技发展方向 抢占先机迎难而上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2019-04-22
  • 王志忠案警示录:从工人到世界500强一把手再到阶下囚 2019-04-21
  • 德国队首战失利 夺冠热门缘何频频爆冷? 2019-04-21
  • 宜春通报7起作风问题典型案例 2019-04-21
  • 视频:罗志祥打造新男团正式出道 内含两名17“快男” 2019-04-21
  • 腾讯听听音箱正式上市 售价699元支持和微信打通 2019-04-09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06
  • “垃圾DNA”突变可影响实验鼠性别发育 2019-04-06
  • 备孕体检孕前三个月最佳 2019-04-02
  • 传统法治媒体如何从"新"发展 扬己之长也能成弄潮儿 2019-04-02
  • 海上洄游时 北海狗 连续两周深睡眠 2019-04-01
  • 中远海运能源运输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环保奖 2019-04-01
  • 为生活外出奔波,留守老人与儿童,两地居住是租还是建? 2019-03-31
  • 做好“三个坚持” 让大调研更深入有效 2019-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