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国脱欧“黑天鹅”效应蔓延 2019-09-14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9-14
  • 省级机关作风评议窗口 2019-09-10
  • 阿里帝国的基石 淘宝15年历险记 2019-09-07
  • 乌兰图雅《花开四季》唯美绽放常州 “雅丝”:期待再相遇 2019-09-07
  • 主力资金动向 10亿元潜入银行业 2019-09-01
  • “鹊桥”搭好,静待“嫦娥” 2019-08-27
  • 2015年全国创新社会治理颁奖典礼 2019-08-22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8-22
  • 回复@学童2015:你的智商达不到搞懂这个问题的基本需求! 2019-08-19
  • 海尔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获批 2019-08-16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8-16
  • 北欧和中国加强陆路物流交通合作 2019-08-09
  • 山西:政府企业携手 助力脱贫攻坚 2019-08-09
  • 日天才少年将统治乒坛?张本:我擅长对付中国选手 2019-08-05
  •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丹枫】满月(小说)

    精品 【丹枫】满月(小说)


    作者:河之舟 布衣,439.1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34发表时间:2019-08-18 16:39:05

    海南七彩票开奖结果 www.drqk.net 【丹枫】满月(小说)
       大哥“出嫁”了。
       大哥“出嫁”的前一天晚上,由二爷做主。嫂子那方来了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听说是位老师。二爷备好纸和砚,那人很不谦虚,提笔写了几行字。二爷看后,面有呆色,好久才讨价还价,对方不依,二爷也就应了?!?br />   那天,我刚好放假在家,挤在人群里看热闹,嫂子娘家写的几行字我认得很清:“小儿无能,改名换姓,嫁给谁家,随祖认宗?!蔽乙丫搅硕碌哪炅?,便不依,对方斜我一眼,二爷便骂我不懂事。
       大哥第二天便“出嫁”了。
       我们家住在卫河西,嫂子家住在卫河东,一河之隔,亲戚结得少多了。那天,二爷派了村上最有名的鼓手宝儿吹大笛,二爷说:“喜事要办得排场些,省得让河东家笑话?!焙佣依吹煤艹?,宝儿把嗓子都快练哑了,后来才知道,嫂子不愿意这门亲事。
       嫂子家姐妹四个,没有兄弟,嫂子在家是老大。本来,嫂子爹娘不想让老大招亲戚,因为老大既聪明又在城里上过高中??墒?,春天嫂子她爹修剪枣树时,不小心,从枣树上摔下来,腿摔废了,一拐一拐地耽误了好多收成,就忍下心,给嫂子说了。直到迎娶那天上午,嫂子才噙着泪应了这事。
       嫂子在城里上学时,就有了相好,只是那男的胆小怕事,几次商量,嫂子都同意和他私奔,但最终没实现自己的愿望。
       嫂子的相好叫凤翔,嫂子结婚那天上午,他就躲在人群中。等把大哥娶来之后,他两眼盯着嫂子,不知道如何表达,后来嫂子就看见了他。
       嫂子那天上午什么都没吃,别人劝她,嫂子她娘也跟着劝。后来,嫂子就索性“呜咽、呜咽”地哭起来,做娘的不敢吭,别人就不言语了,一桌人弄得都不欢快。
       送大哥那天,二爷是对方劝酒的对象。二爷喝得最多,多到尽处,他开始撒疯。二爷说:“什么都能忍,就是不能忍俺家的娃姓您家的姓?!倍苑奖闳ソ欣鲜?,二爷只顾说醉话,说不过人家,后来就被人撵走了。
       大哥结婚那天晚上好凄凉。哥在空房里守着,旁边只有几个姊妹嘻嘻地笑,唯独不见嫂子。后来,大哥便记起吃晚饭时也见过她,就觉得怀里揣着什么东西,很不是滋味;再以后,因酒力发作,倒床睡了。大哥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嫂子早早地端来洗脸水,让大哥洗,大哥便记不起夜里是不是和嫂子在一个床上睡了。
       第二天,嫂子表面上对大哥很殷切,等到夜晚睡时,却抻了两个被窝,和衣睡下,大哥才觉得第一天晚上没有和嫂子睡的感觉。嫂子躺下后不吭声,大哥便脱下衣服搡她,嫂子只是将被窝拽得紧紧的,大哥的手便开始萎缩。直到那红红的蜡烛燃完,大哥又点上一支,终没敢动嫂子。
       那天,大哥喝得酒很少,大哥很清楚晚上该干什么事,就是无从下手。他把嫂子静睡的头发、脖颈,看了又看,馋得舌头直亲嫂子的发梢,却终归没有结果。第二天,大哥又想动嫂子。嫂子又说她来了,大哥便索然无味,只好抖颤着摸嫂子的手,嫂子便把手放进被窝里。大哥又去亲嫂子的耳朵,嫂子就把头摇晃着,后来嫂子急了,吼了声:“对你说来,还动,烦死了?!贝蟾绫愎婢仄鹄?。
       大哥其实知道那份文书,因为大哥来之前二爷把这事说了,大哥心里便有了底,要让人家退回来,张家的门,就由不得你进了。
       大哥在家姓张叫张志鹏。嫂子姓杨,给哥哥起了个名叫杨大柱,意思是杨家的柱子。起初,大哥对这名不适应,几次岳父叫大柱,他都旁若无人,后来岳父急了,他才理会在叫他。
       岳母对大哥很称心。刚结婚那阵子,天天给大哥炖鸡蛋,馋得几个妹妹在旁边眼瞪着。岳母也舍不得吃,只是当宝贝似的劝大哥,“吃吧,吃了就有力气。胡同口的根旺,就常吃鸡蛋,生出的儿子又白又胖?!贝蟾绫惆鸭Φ耙Я艘豢?,边咬着边想起嫂子的脖子,因为嫂子经常头朝墙边扭着,大哥只能看到头发和后脖子。大哥想着,就把鸡蛋猛嚼,愉快地咽下去。嫂子实际上没来那个,嫂子之所以那么说,是不想让大哥碰她,没想到大哥真的那么老实,嫂子便有些难过。
       嫂子的心里一直想着相好。结婚那天,她看到凤翔后,心早乱了,等大家在酒乱之时,她出了趟门,凤翔约好在屋后等她。她就看见了他在哭,扯了几下,凤翔还不扬脸,嫂子就心疼了。半天,他才说:“我想带你跑?!?br />   “啥时?”嫂子问。
       “现当?!?br />   嫂子没再言语,只是陪着呜咽地哭,半天才擦了泪说:“趁黑儿,奶奶庙等我?!?br />   嫂子一天没吃饭,趁黑儿来到村东头。凤翔早已候等多时,见嫂子来,抱着嫂子就亲。嫂子只管哭,泪成串地流到他的鼻子上,然后流到唇边,男的就来了兴致?;怕抑?,凤翔摸到嫂子的乳房,见嫂子不动,就大胆地解开衣扣、腰带,将嫂子按倒沙地上。等嫂子从地上爬起来后,嫂子突然觉得没有私奔的必要了。
       嫂子的一切,大哥全然不知。等到第九天,大哥终于觉得能办那事了,就一整天思想着。那天,岳母为他煮的鸡蛋,他吃出个双黄的,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双黄蛋,便感到黑儿必有好事做,心也就往深处想。那天晚上,嫂子照旧抻开两个被窝,大哥的双黄蛋就想打嗝。好在睡下的时间早,大哥就拚命地向嫂子扑过去,嫂子竟把头缩进被窝里嘤嘤地哭。大哥兴致全无,使劲扯开嫂子的被窝,任她放声大哭。
       那夜,嫂子将一切的一切都说给了大哥。大哥听了很难受,反过来劝嫂子。只是觉得自己的女人被别人那个了,心里恶心,就想穿上衣服连夜跑回河西去,但又想起二爷的话,就觉得头和身子木成了一个。
       好久,大哥都不想沾惹嫂子。嫂子脸朝着墙,大哥脸朝外,甚至连嫂子的头发,大哥也躲闪着。好在,白日里嫂子对大哥还算亲热,一个桌上吃饭,难免有些碗筷相碰,大哥便躲着吃,嫂子有感觉,饭愈加吃得少了。
       当中,二爷来过,哥哥本想对二爷诉苦,后来一想,人常说:“嫁出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弊约核淙皇悄腥?,但也是被嫁出去的,就不再吭,只是干活吃饭都显出些狠劲。
       过了九日,大哥的鸡蛋便被免掉了。河东也穷,地里净是沙岗,夏天麦收得不够全年吃,只有指望着沙岗上的枣林了。哥哥生长在河西,没有管理过枣树,起初对施药、除病毫无了解,很是让岳父瘸着腿晃头。后来,大哥掌握了要领,活就干得轻松多了。几个妹子见有了好帮手,也便懒散起来,嫂子只好暗地里替大哥做活。
       嫂子饭食减少,农活繁重,日见消瘦???,岳母认为嫂子怀上了,就不让嫂子下地,大哥心中有数,无奈身为人婿,只好忍气吞声,夜晚再睡时,梦里便含着泪。嫂子睡不着,月光下发现大哥的泪水,便用手去擦。后来,大哥就抓住嫂子的手使命地哭,哭得嫂子被他拖进了被窝。这以后,大哥便同嫂子成了真正的夫妻。
       嫂子没过满月便真的怀孕了,掐指算来,嫂子打了个冷颤,当是奶奶庙前的种,就竭力掩饰,夜间也对大哥温和多了。大哥毕竟尝到了女人的滋味,虽心有余悸,但夜夜还是被女人所染,愈染愈烈,粗心了女人的孕事。直到几日后,嫂子才对他说:“红不来了,说不准是怀孕?!彼膊怀畲ο?,只顾傻乐。
       枣树上的枣儿渐渐地白了背,白了背的枣儿便褪了枣毒,馋嘴的人就开始摘着吃。沙岗上的枣树多是“扁核酸”,吃起来又酥又脆,酸甜酸甜的,大哥在老家时很少吃枣,因为枣树少,常在枣婆婆家的婆婆枣上打眼瞟。现在枣树多了,便狠命地吃了几天,回家时也不忘带点让嫂子解解馋。
       嫂子妊娠时反应很强烈,便对肚子里的杂种充满了怨气,就又想起了凤翔。凤翔没有大哥厚诚,但比大哥机灵多了,听说他现在在城里开店铺,就有心去一趟看看,但终无机会。这天,机会来了。嫂子她爹在吃饭时,忽然想起白天里在街上遇见老教师的事。老人问嫂子她爹,嫂子可有喜了,有喜可到县里测,测出个男女来。当爹的便把这事说给了闺女。本来大哥是想伙同嫂子一块进城的,无奈嫂子任性,又说在城里上过学,路子熟,大哥便不再言语。
       嫂子进城后,先到了凤翔门市。凤翔在城里开了间杂货店,柜台里坐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白白的脸蛋上又涂了一层白粉。凤翔不在,嫂子留下话,然后去医院里作B超。刚到医院,凤翔便来了。凤翔看见嫂子隆起的肚皮,心里很不是滋味,见嫂子眼里含着泪花,又是一番可怜、心疼。嫂子就问店铺里的女人可是定好的?凤翔知道嫂子起了疑心,就说是每月一百块钱雇下的。嫂子又说,雇下的也可以雇一辈子。凤翔笑了,笑得嫂子踏实下来。凤翔又问孩子可是他的。嫂子摇了摇头,说话间轮到B超了,凤翔不再妄想。
       从B超室出来,凤翔把嫂子领到一家饭店里坐下,便埋怨嫂子那天为何不跟他私奔。嫂子不吭,凤翔又问,问到尽处,嫂子哭了,嫂子说:“好歹也得给杨家留个后呀,幸好这次怀上个男娃,只要你有耐心,孩子生出来,就来找你?!狈锵璩聊艘徽?,沉默后忽然思想过来,抓着嫂子的手,颤抖着将嫂子揽在怀里死命地亲,女人只顾喃喃地说:“满月,满月时在奶奶庙接我?!蹦腥司桶雅说幕把式抢?,吃了。
       烈日当空,大哥将晒萎了的花生地锄完了就在树荫下歇着。临近的岗子上有个女人,汗浸透了白衬衫。大哥早认出她是根旺的媳妇。根旺前阵子在城里做生意,犯了事,关进了局子里,女人就只好苦命地干。大哥看不下去,拿起锄,从枣荫下起来,和根旺媳妇并排去锄。
       “他大柱哥,你歇着吧,俺能行?!?br />   大哥不言语,只顾锄地,女人就不再推搡。沙岗子凸凹不平,地却松散得很,不挡锄,不像河西的胶泥地,一晌锄不了半亩。大哥同那女人锄了一阵后,女人便让大哥一同歇歇。女人趁机从树上摘下些枣儿。枣儿开始半红了,女人让大哥吃,大哥就将红屁股咬下了。女人只顾笑,笑得很好看。女人好久没有这样高兴了,就感到男人在家时从没有像眼前这个男人憨实。喜不过,就将屁股同大哥颠到一起,大哥立刻明白了女人的用意,只是吓得闭上眼颤抖。好一阵子后,哥哥见女人含着泪握起锄走了,就突然感到日头真热。
       以后的日子里,大哥见到根旺媳妇,女人便躲着走,大哥也一脸猪血。吃饭时,看见嫂子日益涨大的肚子,心里便“吱吱”地蹦腾。
       嫂子怀了孩子,也不再让大哥碰她,又向哥哥摆了许多怀孩子的理由,大哥忙了一整天也便憨睡了。嫂子枕着月光,梦里心儿早跑进了城里的店铺中。店铺里的男人性软,暗地里对嫂子仍是一往情深,听下了嫂子订的日子,心里便有了盼头,闲下时也不再到酒馆里撒疯喝酒,就一心经营着店铺??汕?,店铺里的女人,虽是雇来的,却一门心思在主人身上,把主人有意无意逗乐的话都记在了心里,叠起来,等主人说话,好日后在城里有个归宿。
       女人原是凤翔远门亲戚的妹子叫小红,在乡下时就把眼儿盯在城里。后来在一家做保姆,没想到被这家男人欺侮了,没脸回家,正好凤翔开店缺人就寻上了。起初,小红觉得自己已不是女孩身了,就一门心思替凤翔做活,日子久了,压根的思想又返了上来。虽说是自己破了身,可当下这世上也不算大碍,何况自己又被人说成是美人胚子,加上凤翔心善性软,便不时对主人抹鼻涕,勾勾同情。凤翔安慰她,女人就铁心了。
       凤翔开始也有些心移。自奶奶庙分手之后,思想的路子转了很多,嫌自己软弱,恨嫂子绝情,索性将积蓄全部摊上,又找了同学贷些款子,在城里开了个杂货店??汕膳錾闲『?,就觉得有个女人多份安慰。日子久了,忽然觉得中了女人的心计,便打了个冷颤。
       大哥这几天在家劈木柴。家里的煤烧完了,就把枣树疙瘩劈开了烧,劈着劈着就觉得门己成了这枣树疙瘩,心里难过,把活搁下,去街上担水。轱辘的井绳被人偷去了,大哥从屋里拿了绳子,来到街上却见根旺媳妇猫着腰在井台上往井里看,心里“咯噔”一下。自从那次锄地以后,根旺媳妇见到大哥就红着脸躲去了。这次见躲闪不过,就说了实情。原来是井绳断了,桶坠进了井里。大哥就把钩担放下去,幸好桶没沉底,终于勾了上来。大哥站起来觉得腰酸,就用衣袖擦脸上的汗,女人忙从衣袋里掏出手绢,被大哥拒绝了。大哥想好事既然做了,就索性做到底,又给女人打满了桶,见女人呆着不动,只好用钩担为她送去。时下正是半晌,街上空荡荡的没有人影,根旺家离井很近,大哥把水担到家倒了,根旺媳妇就唤大哥进屋歇会儿,大哥没有推辞。
       屋里收拾得十分整齐,大哥便一脸惊讶。女人见孩子在屋里玩,就找个茬支出去了。大哥坐下后,女人从筐子里拿出了个煎饼,让大哥吃,大哥推让着接住了。女人又递过一个,自言道:“好人?!贝蟾缑谎杂?,只顾傻吃。女人又说道:“做人不易,做倒插门的女婿就更不易了?!彼蛋沼志醯米约核档锰现亓?,就后悔。大哥听了女人的话,心一酸,不想两粒泪涌了出来,慌得女人忙去拿了手巾。大哥呆坐着不动,女人就走过去为他擦,擦着擦着大哥就嗅到了女人的气息了。女人的手不像嫂子的手白嫩,却划动了大哥的心。大哥觉得眼前的女人才实实在在温情自己,便情不自禁地将女人揽在怀里。女人浑身颤栗,大哥却把手松开了。大哥走出屋门,女人相送着,眼里噙着泪花,淡淡地说了句:“苦命人终归是苦命人?!贝蟾绮谎杂?,径自地向院门走去。

    共 894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以弟弟的视角,讲述了大哥大嫂的婚事。大嫂那边是姐妹四个没有弟兄,大哥是倒插门嫁过去当的女婿,并且说好了嫁过去大哥要改名改姓。大哥在家姓张叫张志鹏。嫂子姓杨,给大哥起了个名叫杨大柱,意思是杨家的柱子。大嫂在城里上学时,就有了相好,只是那叫凤翔的男人胆小怕事才没能私奔成。大嫂的父母本来是要二丫头珍招女婿的,后因大嫂父亲修剪枣树时不小心从枣树上摔下来腿摔废了,一拐一拐地耽误了好多收成,就忍下心给嫂子说了。直到迎娶那天上午,嫂子才噙着泪应了这事。新婚当晚,大嫂和她的相好约会在奶奶庙,就在沙地上发生了关系,等嫂子从地上爬起来后,嫂子突然觉得没有私奔的必要了?;楹蟠笊┮恢本芫痛蟾缭卜?,直到第九天,大哥才坚持想圆房,大嫂哭着向大哥坦白了一切,大哥听了很难受,反过来劝嫂子。只是觉得自己的女人被别人那个了,心里恶心。后来很久大哥和大嫂才有了夫妻生活,嫂子没过满月便真的怀孕了,掐指算来,嫂子打了个冷颤,当是奶奶庙前的种,就竭力掩饰,夜间也对大哥温和多了。嫂子妊娠时反应很强烈,便对肚子里的杂种充满了怨气,就又想起了凤翔。凤翔没有大哥厚诚,但比大哥机灵多了,听说他现在在城里开店铺,就有心去一趟看看,就以进城孕检为由见到了凤翔,做过B超是怀的男娃,大嫂就想为娘家留下这男娃,与凤翔约好等孩子满月了就私奔,还是在奶奶庙接头。后来,大哥帮助根旺媳妇锄地,根旺在城里做生意犯了事关进了局子,根旺媳妇感觉到大哥的实诚想和大哥好,大哥立刻明白了女人的用意,只是吓得闭上眼颤抖。好一阵子后,大哥见女人含着泪握起锄走了。后来又一次与根旺媳妇有了交集,关键时刻大哥还是退缩了。后来大哥撞见大嫂还在与凤翔私会,才知道这半年来,她的心还没放在自己身上。大哥就回来住了半月,嫂子的二妹子小珍来接大哥回去,路上就讲了家里原本是想让她招亲的,只是她性子倔,只好屈了姐姐。谁知姐姐是个藕断丝不断的女人,想起一块过两个心,心里就恨爹。小珍颠三倒四地说着,大哥心里很不是滋味,想这妮子虽然才十八岁,竟明白这么些理,又是个心里窝不住话的女人,便觉得可心,不像她姐姐一样,话闷在心里怄透,脸上还是一脸贼笑。又想起当初说媒时,先提起的是这二妮子,倘若真的娶了这倔性子,就是当牛做马也心甘。以后的日子里,大哥只是把心事往饭桌上想,想小珍子的笑声,想小珍子的懒态,自从他这次回来,小珍子像解绳的马似的伸伸懒腰说,几天来的水桶把她压死了。大哥替了她,她就高兴,同大哥搬手腕,大哥就后悔半年来怎么没发现这妮子的性致呢。大嫂眼利,早已瞅透了大哥的心事在二妹身上,便由着他们说笑,可巧这一天,小珍子带来个男孩子来家吃饭,全家人一时惊讶,弄清了才知道男孩子是外地的一个唱戏的,去年在这儿唱完几天,暗地里和小珍子拉上了秧。小珍子在家里放了个炸弹,惊得大家膛目结舌。男孩子是带着小珍子唱戏去的,家里人不依,小珍子便哭着要死,后来,就跟男孩子偷跑了。小珍子走后,大哥的心实实在在地失去了支撑。赶巧春节到了,大哥就提出回家过年,大嫂没有阻拦。这一去就是一个月。等大哥又回来时,大嫂的肚子已挺得老大,脸上也飞起了几朵蝴蝶小斑,皮肤臃肿着,很难看。这一晚,大嫂抻了一个被窝,自从珍子去后,大嫂把心都想透了,准备和大哥好好地过几天,也算夫妻一场。大嫂难产大出血,是大哥给输的血。大嫂生产的事早由凤翔的妹子传到凤翔的耳朵了,凤翔就盼着过满月的那一日到来。过满月其实是十二天,这天大嫂心里揣兔子似的,一是觉得日子总算熬了过来,心想着凤翔,就收拾东西,可多了孩子和大哥的近日子里的牵扯,大嫂的心又放不下来,就有心告他一声,可又怕告他后,男人心酸。想起男人就想起自己身子里的血,想起男人一年来憨实的面孔,泪就成串地流下来。大哥心里明白要发生的事,大哥想,走是迟早的事,便没拦阻。大哥就劝她快去,晚了就走不脱了。女人又问:“以后,你咋办?”大哥便摇头,女人就心疼。小儿泣哭着,大哥边拍边哄,让女人快走,女人就狠下心抱着包儿走了。天还未从春寒里解出来。女人走的是绕道,远远地看见了奶奶庙,步子却迈不开。奶奶庙在恍惚中晃来晃去,女人觉得离自己越来越远,就又觉得真没有再去的必要了。小说构思精妙,结构严谨,故事传奇,大哥大嫂两个善良的人受尽精神折磨,两颗善良的心依然不改善良,在情感的拉锯战中,一丝丝将大嫂一心要与人私奔的心拉了回来,小说的结尾留白给了读者美好的期待!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820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9-08-18 16:40:43
      小说构思精妙,结构严谨,故事传奇,大哥大嫂两个善良的人受尽精神折磨,两颗善良的心依然不改善良,在情感的拉锯战中,一丝丝将大嫂一心要与人私奔的心拉了回来,小说的结尾留白给了读者美好的期待!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2 楼        文友:金源        2019-08-20 10:50:33
      不管是贫穷还是富裕,人都有对美好的希翼,只是实实在在的活着,平和了梦想
    行者如歌
    3 楼        文友:孙巨才        2019-08-24 16:17:22
      乡土气息浓,人生百态真。人间烟火足,人性剖析深。人物描写细,意境刻画美。拜读学习,获益匪浅!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 英国脱欧“黑天鹅”效应蔓延 2019-09-14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9-14
  • 省级机关作风评议窗口 2019-09-10
  • 阿里帝国的基石 淘宝15年历险记 2019-09-07
  • 乌兰图雅《花开四季》唯美绽放常州 “雅丝”:期待再相遇 2019-09-07
  • 主力资金动向 10亿元潜入银行业 2019-09-01
  • “鹊桥”搭好,静待“嫦娥” 2019-08-27
  • 2015年全国创新社会治理颁奖典礼 2019-08-22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8-22
  • 回复@学童2015:你的智商达不到搞懂这个问题的基本需求! 2019-08-19
  • 海尔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获批 2019-08-16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8-16
  • 北欧和中国加强陆路物流交通合作 2019-08-09
  • 山西:政府企业携手 助力脱贫攻坚 2019-08-09
  • 日天才少年将统治乒坛?张本:我擅长对付中国选手 2019-08-05
  • 皇冠娱平台 88597开奖现场 极速塞车计划软件下载 福利彩票 捕鱼大人中的技巧都有哪些 竞彩标准店的彩票销售流程 江苏11选5中奖助手下载 湖北快3和值遗漏统计 法甲梅兹试训 福彩3d开奖走势图综合版 陕西快乐十分卖号技巧 广州体育彩票官网 北京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26期两码中特二码中特 体彩e球彩开奖号码